他说,还好来得及,你没掉进水里,要不然你的衣衫又湿了。

【 1 】罔旸山

阿姐说,我是九天琼花零落后遗落的一缕花魂,落入凡间偶然成形。却终究是无形的灵物而已。

阿姐是琼花神君的贴身侍婢,其真身却是东凰的碧竹草。九天上随琼花神君花魂落下,法力大减,却也是因为那是沾染了人间烟火,再也回不去了。

阿姐因法力大减,却连意识也渐渐不清晰,这千年时间里,却是没几日是清醒的。

而在清醒时,她总是说,沐梨,你是琼花神君的最后一缕花魂了。

她总是盼着我能再次回到天宫。

我问她为何。她总是应我,九天琼花零落是天君之位相争的牺牲品。

明明是风马牛不相及,可是总是觉得有所意味深长。

然而阿姐提起这段往事总是感伤。我也不忍心再提。

三万年时间极易过去,西泽却是也满了一回。阿姐说,我若是能在西泽满上时,在那西泽里静修一千年,我便可以吸收回琼花神君遗落在六界的所有花魂,从而修炼成真形,那时便可以回天宫了。

犹记得当时问了一句是否能不去时阿姐以为我是惧怕在西泽修炼时寂寞,便和我解释了修炼之时只需每日在日出之前,在西泽的正东方向在湖水泡上那么两个时辰即可,其他时候便可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只需记得每日必做,不可间断。若是间段那必须得三万年后西泽水退去又满重新开始。

我笑笑不语,并不多做解释。

琼花神君的身份与重回天宫于我而言,并不具有任何诱惑力。而凡间种种好处却是让我极为心心念念。若是要从二选一,我倒情愿留在凡间。

然而,琼花神君回天宫,总有该回去的原因。而我,这唯一的一缕花魂总是要完成这个使命的。

在西泽满上的那个午夜时分,我还是到了西泽大地。

【 2 】西泽

西泽处于天地之间交接最近的地方,灵物遍地,均是吸取此地的日月精华而成。也正是因为如此,此处也是妖魔出入频繁之处。

本以为就算是落入凡间,但终究仍是天宫神君,法力无论如也是应比妖怪来的强些。然而却忘了九天零落后,法力早已所剩无几。在罔旸山居住的时日,日子过得极是安稳,且不用说用法力对付妖魔,连平日用着的也很少。

因此,在被那绿衣小妖困在结界里我也束手无策。那小妖欲吸取我身上灵力,我也以为吾命休矣。意识正渐淡薄,而突然间耳边出现小妖的惨叫声,而我已然无力气睁眼一看究竟发生何事。唯一记得的便是那人温温声音与身上淡淡香气。

他说:还好,来得及。

次日醒来,太阳早已高照。今日的修行怕是早已错过。阿姐曾说,修行若是间段那必须得等三万年后西泽水退去又满重新开始。阿姐的灵识早已涣散,撑到如今算已过分牵强,怕是等不到那日了。

想想便罢,如今这状况只好回到罔旸山上,问问阿姐该如何是好。

于是便准备离开。

这你就要走了么?

男子微微喑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一袭白衫,面容是微微憔悴。然,却是熟悉的。

我答非所问,是你昨日救了我吧。

是。

谢谢你,我得走了,今日修行已经错过,需得三万年后再来了。

不必回去,今日日出之前,我送你去西泽泡水过了。他的声音些许急切。

啊,那多谢你了,可是我还是得离开了。

突然,他紧紧拥抱着我,他说,我是青夜。沐梨,我是青夜。

你是青夜。我被他紧紧抱着,无法挣脱。对不起,虽然觉得你很熟悉,可是我不认识你。

我感觉到他立刻僵住的手臂。我知道,他很难过了。

你,你不记得我了。

【 3 】青夜

我不知道青夜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对我讲述这样的一段往事的。

三万年前,东华帝君青夜与西华帝君白河争夺天君之位,而琼花神君拥有天帝的遗命。西华帝君为夺天君之位对琼花神君痛下杀手,致其花魂俱散。假传遗命,并且宣称琼花神君下凡历劫三万一千年后归位。

青夜说,沐梨,我不要天君之位,我只要你好好的。如果当时,我来的及在诛仙台上救你,我就不会失去你这么久,三万年。

青夜,别难过。我试图安抚他难过的心情,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我伸手覆着他的手,我,不是回来了吗。

我知道,还好你回来了。

青夜走了很久以后,我才发现我只是花魂,我不是沐梨。我是花魂沐梨,不是琼花神君沐梨。我想,青夜是弄错了什么。

我去找他,院子子里只有开的茂盛的琼花,看样子,是栽种了许多年了。想必,这青夜,是真的爱琼花神君吧。心里些许感叹,见过俗世间纷纷扰扰的爱恨情仇,来得快去的也快。而这琼花开了满园,情深定也如此吧。

不知道不觉走到了院子的另外一端,那是一间小小木屋。青夜,在里面。

我仍记得多年以前,阿姐带我去凡间瞧了瞧,也是在小木屋里,我与阿姐看见了一男子为其妻子细心而又耐心地煲着汤,那时仍不知凡间美味,更不识的所谓爱恨,因此甚是不解。尤其看了太多帝王奢华而又刹那光阴的喜爱,于此相比,这煲汤之举又有什么。阿姐却说,那男子极爱他妻子。

我那时候真是不懂,可现在却异常明朗当时阿姐说的话,神仙不必在乎口腹之欲,可这样的温情却是让人沉迷,或许,我也喜欢上了这样的男子。纵使我不是沐梨,然而我也是沐梨,所以我还是可以喜欢上他的。

因为,青夜也是这样温柔而又细心的在做这样的一件小事,即使是像凡人一样煲汤。

【 4 】变局

由花魂成形,必定是心思简单的,恨得快,自然爱的也快。

我告诉青夜,我并不是沐梨,我是花魂沐梨。

他说他不介意,只有是我,就好。

我想,就这样一句话,就足够令我为他舍生忘死了。

青夜时常说,沐梨,我知道你忘了以往的事情,我总会让你想起来,纵使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我们还有未来。这样温柔的男子,我想我无法不爱他。

青夜带我去昆仑山,去摘下昆仑山最艳的琼花,他说,昆仑山的琼花大多富有灵气,有助于我的修炼。然而他为了护我微弱的灵体,却被昆仑山的恶兽咬去了他臂弯的肉一块,伤口处深的已见白骨,鲜血染湿了那件长长的白衫。我心疼的又气又哭,他给我擦眼泪时手忙脚乱。这样猝不及防的温柔硬是让我的心狠狠疼了一下。

我以为,就能这样与他相守下去,青夜说,他不在乎天君之位,我也不在乎我是否能回到琼花神君的神位上。就这样在人间厮守,多好。

那夜,风雨正盛,在西泽多年,未曾见过如此大雨。我未着鞋袜欲进青夜的屋子,却听见我此生都不愿听闻的消息。

青夜屋子里有另外两人,那人说

琼花花魂无灵性,是最易操控,然而成灵成形必定在归仙位时更易使琼花花魂聚集,众仙更不会怀疑白河天君将琼花打入诛仙台的传闻。有了琼花神君的协助,帝君必能登上天君之位。

雨太大,我听不清了。

但是我仍看得清,那人身边的,是阿姐,与我相伴多年的阿姐。站在她面前背对着她的那人,是青夜,我深爱的青夜。

【5】天宫

我才知晓,花魂的存在竟是一场精心策划。我只是为了青夜登上天君之位的一件武器而已。而我明明知晓,却是仍如飞蛾扑火般义无反顾。只因青夜他曾说他爱我,那么便是爱我的。

青夜在日出之前一如往常来找我去西泽之东,他说,沐梨,差一千年不过些许日子,天君已知晓这个消息,要你入天宫,别怕那些日子没有西泽水,我为你采来的昆仑琼花能为你完成最后的修炼。这次我陪你去,我定会护你周全。

我仔细看着他的眼睛,眼里尽是深情与信誓旦旦的模样。我笑着依偎在他怀里,说,好,我信你。

入天宫一切安排的很快,阿姐却在入宫的前几日消散了,她终究没等到那一天。

不几日。宫里的婢子说,神君,天君在瑶池等你,神君快去吧。

瑶池荷花盛开,却是在四处摆放着不死的琼花,我记得婢子有特地和我提起过,这是从东凰西王母那里带过来的,本应存放在白琼宫的。

瑶池除了在宫前有天兵看守,宫内却四处不见仙婢。我不解天君的用意。

他问我,你觉得青夜爱你吗?

自然是爱的,他说过他爱我。

你真傻。白河背对我而立,低低地说。

我试图掩饰自己的不安,转移话题,明日便是神君归位了,你不怕帝君之位不再是你的吗。

我怎么会怕,你知道我向来不稀罕这个位子的。沐梨,你知道的。他转过身来,笑容明亮的像一个孩子一样灿烂,已然没有帝君的威严模样。明明应该是第一次见到他的这般模样,却是觉得,多年以前,那个仍是白衣帝君的男子也用着这般样子与我说话。

然而就像是一刹那的错觉,他恢复成帝君不怒自威的模样,天君的威严自然是不可冒犯的,若琼花神君明日归位时,所之言语与事实不符,本君自是严惩不贷。

自然是。

白河良久未语。突然说,沐梨,你回去吧。

天君让人送来一杯酒,是瑶池里酿了多年的桃花酒,送酒的仙婢说,天君要您一定喝下。

我想,天君要我死,我必定活不过今日。况且,他不会杀我,然而却说不出因果。于是喝下又何妨。

【6】青夜

白河问我,你是不是太狠心了。他被困在沐梨设的结界里,却是仍笑的一脸灿烂。值得吗,天君之位,我让给你不就是了吗?只是你难道忘了无论何时沐梨都是爱你她都义无反顾帮你吗?

她那次没帮我。

呵,青夜,你真可笑。所以这次你让沐梨为你牺牲是吗。假传天命这件事让沐梨做,你怎么舍得。你不知道不是天帝定下的人选以天帝之位进入天阁会身形俱灭吗?

呵,我现在不就是天君定下的人选吗。

青夜,呵呵,你终究会知道你自己错的多离谱。当年你策划好所有的时候,你把沐梨打下诛仙台你还记得不记得她说了什么?

你以为,沐梨就能这样困住我吗。

我用力回想,沐梨当时的口型是,还好,来得及。

似乎,我错过了什么,我弄错了什么。

我转身回头往天阁方向去的时候,我没看见白河眼角流出的泪。

【7】

我站在天阁前,我已经能够想起了很多很多的事了。

比如说,我就是琼花神君沐梨,把我打下诛仙台的不是白河是青夜。

青夜还是不想放弃。他还是想当天君。所以,还是我来帮他好了,上次没有和他商量便私自做主,让他白白等了这么多年,我知道,他也是怨我的。

不过,此次,我仍是没和他商量,我与他约好,将白河困在瑶池。趁他和白河说话的时候,我借机离开瑶池,自己拿着假天命来到天阁,天阁五万年才能用一次使假命定人神形俱灭法力,而天帝入住三日后,无论是真也好假也罢都是天帝了。所以,我进去,青夜剩下的事自然会有阿姐打点。

诛仙台就在旁边,上次来这里是三万年前了。我知道青夜后来是悔的,他爱我的。我知道。

我收回心神,步入天阁。

那一瞬间,我似乎听见青夜呼喊我的名字,可我已经看不见他穿白衫的样子。

不过还好,这次还是来得及。

【8】白河

青夜深爱沐梨,我也深爱沐梨,沐梨离去的三万年里,我将她宫里所有的琼花搬入瑶池。我以为沐梨来的那一天就会知道我对她的满腔深情,可是她仍然视而不见。即便已经失忆,她仍然信誓旦旦的说着,青夜爱她。我笑她被青夜利用成那样不思悔改。我以为她恢复记忆就不会为他癫狂成那般。纵使如此,我仍是输了。输了,连沐梨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我想我终究是输在了第一次,扶起她的不是我,说那句话的人,不是我。

青夜最终还是没有进入天阁。我看着他如何看着沐梨神形俱灭。然后回到罔旸山。

我知道那是他和她第一次遇见的地方。

我还能记得清青夜扶起刚刚成形的沐梨,他说,还好来得及,你没掉进水里,要不然你的衣衫又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