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番 ? ? 温庭筠其一汉使昔年离别,攀弱柳,折寒梅,上高台。千里玉关春雪,雁来人不来。羌笛一声愁绝,月徘徊。其二海燕欲飞调羽,萱草绿,杏花红,隔帘栊。双鬓翠霞金缕,一枝春艳浓。楼上月明三五,琐窗中。其三细雨晓莺春晚,人似玉,柳如眉,正相思。罗幕翠帘初卷,镜中花一枝。肠断塞门消息,雁来稀。            转眼长安的春意又浓了。檐下的燕子想离巢远飞,正在整理自己的羽毛。燕子啊,你住在我檐下的家里,不吹风不受寒,我每日向你奉上一钵香米,一盂清水,你为何也要像我的良人一样离我而去?你走了,我有话该向谁诉?我的相思苦该有谁知?   案几上的萱草一扫冬日的颓丧,变得郁郁葱葱。萱草,是又叫忘忧草的。它如此的有生命活力,我却不能像它一样,因为我的良人还在外远游,我们不能相见。他因为公务要经常在各地奔波,甚至我们连书信也不能经常地通上几封。   春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红色的杏花在雨里越发显得娇媚,隔着帘栊向长立在窗前的我微微颔首。我长立在绣楼的窗前看着这长安的景色。楼下不远的街上,人们纷纷以袖遮头,飞快的找着地方避雨。骑在马上的少年不顾这细微的、透着点寒意的春雨,依旧昂首挺胸,策马在城内不紧不慢的走着。女子打起了美丽又典雅的油纸伞,从卖香料绣线的铺子走出来,和侍女一起沿着人家的院墙慢慢地走回家。   我未出阁的时候也像一般的世家女子一样,专心于诗书女工,每日在绣楼上读书,刺绣。偶尔能因为买绣线,买最时新的诗集而到街上去。市面上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很新鲜。父亲在朝堂上做官,哥哥们也开始在衙门里或是宫里寻上了差事。白天他们都不在,家里只有我的妹妹、嫂嫂、母亲和父亲娶的几位姨娘。可她们也像我一样,每日拘在家里,见识有限。不过,每当清明时节,所有的女子都可以正大光明的骑马在长安郊区踏春,这实在是太难得、太有趣的几次经历了。   因为外出的机会太难得,每当我和我的侍女走在街上的时候,我们都既兴奋又拘束。兴奋是因为我们终于可以出来走走,见到许许多多的人,买到很多新鲜的东西。拘束是因为我不常出来,怕丢丑。而且有一个隐秘的原因是,见到许多除了父兄之外的男子,未免有些羞怯。   直到有一天他来我家提亲。他和我哥哥都在天策上将府供职。哥哥回到家里,跟我聊天的时候会说今天做了什么,操练啊,蹴鞠啊,打马球啊,就会提起他。从哥哥有意无意的话里,我知道了他是个英武又儒雅的男子。但是我们又不曾见过,我不免在心里暗暗想象他有着怎样的面容。他一定有着浓密的头发,有着英挺的鼻子,还有一双如波的眼睛。他的马球打得好,那么他的身姿一定很矫健,就像我的哥哥一样。   我和他,就是相见于这个时节。   又是清明,我们可以游春了。我和哥哥、妹妹们一起骑着马,尽情地奔驰在长安郊外的烂漫春色里。那年长安城里的牡丹开得很好,郊外的野花也丝毫不逊色。经过那一年似乎格外漫长的严冬,春天里,各色的花草也尽力地伸展着身子,像我们一样,尽情地沐浴着春日的阳光。   他策马向我们奔来,跟哥哥说着话。我低着头,笼巾把我的脸遮得严实。我却感到了他向我投来的视线,热烈,奔放,又那么的含蓄。我知道了,原来他和我的心思一样。我的嘴角忍不住的上翘。一甩马鞭,我向花丛里的妹妹奔去了。   回来的路上,哥哥似乎很开心。   没过几天,他家里就派来了媒人。   我父亲和他的父亲同朝为官,哥哥又和他是亲密伙伴,这桩亲事不必细细考较,很快就定了下来。那年初秋,我就和长安城里的很多人一样,嫁给了意中人,成了一个沉溺于幸福中的小妇人。   他喜欢带我去逛西市。西市上有各色的诗书,有来自吐火罗的玛瑙,来自波斯的珊瑚,来自罗刹国的火珠,还有来自西域的葡萄美酒。他教我打马球,他的马球打得比哥哥还好。哥哥以前不肯教我,觉得女子练习马球毫无用处。他却不同。他和朋友们打马球,我就在近处的台蓬里看着。等回了家,夫妻二人不免提起今天在球场上的见闻。他便起了兴致,一定要教我打打马球。我们就在庭院里同骑一匹马,他教我拿杆、挥杆、击球......      我的丈夫,那年出使西域的时候,我们在长安城外离别。我在灞桥边折下一枝弱柳,希望他能留下,他告诉我,男子应当投身边疆,为社稷尽忠;我折下一枝寒梅,盼他早日归来。他握着我的手,告诉我待到差使完结,一定早日回家。我们一起登上高台,远望着长安城外无尽的远山和平原,那出使的道路曲曲折折,从我熟悉的长安蜿蜒到了我所不熟悉甚至不能想象的歧州、陇州、原州、会州、凉州、甘州,直至他最终要到达的西域。   他每经过一个州驿站,就派人向我送一封家书。可是慢慢地,他行进的道路越来越难走,每封书信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甚至当他开始在凶险的地方办事的时候,家书半年多才能寄到我的手上。   我不知道这偌大的长安城里有几个像我一样的妇人。长安这么大,人这么多,坊市里又有好多我没有见识到的新鲜事物。可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兴趣。即使白天我和我的女伴一起在西市里疯狂的购买着时新的衣物饰品。回到家里,看到那在空寂的房间,看到铜镜里的自己,想到自己的良人在遥远的边疆,忍不住拿出他写给我的书信,点起一炉檀香,慢慢的把这几张纸从头读到尾,又从开始读到结束......   春仍寒,飞雁稀。长安春花渐盛。千里之外的玉门关想必仍是春雪纷飞。大雁能够从那里飞来,可是人要从那千里之外,苦寒之地赶来,又不知要花费几度春秋了。   琐窗外,不知谁家胡姬吹起了羌笛,我抬头,却正看到三五之夜的明月在楼上,温柔的照耀着我。   

备注:海燕,又名越燕,身轻小,胸紫色,产于南方滨海一代(古称百越之地),故名。

? ? ? 春游情节参考《虢国夫人游春图》

? ? ? 游西市物品参考《唐代的外来文明》

? ? ? 行进路线参考公元741年 玄宗开元二十九年 行政区划图

   温庭筠是晚唐人,一些情节设定却参考了唐代早期风俗习惯,不甚准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