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时光蒙住了我的眼。已经盲了。盲。

??????????????????????????????????????????????——题记

????梧桐树下,一方矮矮的坟,泥土包裹了你的躯体。你手中却还紧握着红发簪。你在等待什么?不,你已经等不了了。腐烂会将你的肉体吞噬,恶虫会将你的灵魂驱散……

远方传来达达的马蹄声,我不是归人。手中紧握的红丝巾却还留有我的泪和你的血。在阳光下,折射出太阳的光辉。泪?或许吧!枯萎的泪。血?或许吧!凋零的血。

你、我相遇在这多雨的江南,究竟是爱还是恨……

????????????????寞离

寞府,车水马龙。

寞世雄,我的父亲——两朝元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下。我,寞离,二八年华,深居简出,寞府独女。

在春雨绵绵的江南,我漫无目的在青石板的街道上奔跑,眼里不断涌来的泪水将我吞噬,耳边不断回响起父亲方才的话语:

“寞离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明日太子选妃,你随我一同前去。”

“什么?你竟敢说不去。我告诉你,我是你的父亲,我的话就是命令。你母亲因生你而难产去世,从小到大我都视你为掌上明珠,你竟敢用这种话和我说话。荒唐!明天你不去也得去!”

此时,一声马蹄将我的思绪打断,停下脚步,看见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华服少年正向我走来,仅凭他身上的衣着和气质,就得知他并非泛泛之辈。

???????????????????楚凌沨

第一次遇见她,在梧桐树下,我策马而行,一路奔腾。而她,瘦弱的身影在密密的雨帘中显得格外落寞。我拼命喊她闪开,他却未曾听见。我不忍伤她,便下马。我朝她走去,她的眼眸红红的、肿肿的,瞳孔里却挂有一泓清泉,楚楚动人。她绝色的容颜令我的心不由地一颤:“那是一种怎样的孤寂才能将她雕刻成一位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寞离

我不知他为何这样深深地望着我,也不知他眼里的那抹笑意是作何用意。只觉得心中的那道伤口在慢慢痊愈。

所以,我也只有倔强的凝望他。望着他一步又一步接近寂寞的我。不想逃离他温暖的眼神,生怕,自己会再次受伤……

?????????????????楚凌沨

我走到她的面前,为她撑起一把红色油纸伞。在这蒙蒙细雨中遮蔽出一缕阳光。她白皙的手接过我的伞,眼角露出了一丝暖意,将我心中的万丈积雪深深融化。

我不由自主的掏出娘生前送我的红丝巾,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她仿佛是一只温顺的小猫,丝毫没有躲闪,明亮的眸子深深的凝望我,好像妻子望着征战多年归来的丈夫。

……难道……我的心被她……掳去了吗?

??????????????????寞世雄

我不忍将离儿嫁入深宫之中,独自一人在寒宫中煎熬,任大好年华白白逝去。

可是,楚王逼我与他密谋,以我强大的军力登上皇位。若我不从,他将血洗寞府。

我上朝参见皇上,揭这贼子的奸计,而万万没想到,这贼子却先反咬我一口,沉迷美色的昏君听信奸臣谣言。我虽气数已尽,但决不做这等不忠之事,又不忍我宝贝女儿死于非命,才忍痛决定,让她嫁入深宫之中,苟活。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只愿离儿可以明白为父的苦心啊!

??????????????????寞离

在雨帘的尽头,我听见佣人在呼寻我的声音。

转身。望着他系在手腕的红丝巾,痴痴地。

尔后,回头。小心翼翼地摘下发簪,递给他。

他先是一惊,然后脸上迅速飞来一片红霞,灿若桃红。轻轻地接过发簪,仿佛接过我易碎的心。

我再次转身,不再回头。直至消失在粉色的雨帘中。

?????????????????楚凌沨

我亦转身,上马。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恍惚记起什么:

“我叫楚凌沨,你叫什么?”

朝着她急速奔跑的背影,我慌忙喊了一句,仿佛迷途的小孩。

“——寞离——”

心中暗暗感叹,手中却还紧紧握着那枚鲜红的发簪。

那样深,那样沉,那样纯……

??????????????????寞离

这一幕来得太快,我失掉了魂。

连眼泪都不会掉了。

满眼的尸体,横七竖八,血流成河。

红色。红色。满目的红色,鲜艳的令人晕眩,红色的血流从人的身上流散开来,最后变成两个字——幻灭。

当我找到奄奄一息的父亲时,终于,心中的悲痛无形的将我推入黑暗的谷底,无法挣脱,无法忘记,永不瞑目。

“离儿……我快不行了……你一定要嫁入皇宫……明日……我已安排好宫中好友帮助你,你一定……一定要为父报仇……”

父亲的嘱托深深刻在心里。但,连仇人都还是一个未知数,又从何谈起报仇?

有时候,当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愿望都无法实现的时候,便会有种想掉眼泪的感觉,可是……即使掉眼泪,也还是无法实现那平凡的愿望。

仰天大笑。我深知,此时,心脏里的某个地方碎了一个小洞。于是,黑色粘稠的液体汩汩地流了出来,像黑色沥青一样包裹住我的心房。虽然脸上还印着两行泪痕。但是,我知道。自己的心脏正变得坚硬起来,百毒不侵。

我发誓,我的恨要让那个人血债血偿。

带着痛,带着谁也不知道的真相,我成了太子妃。

半年来,我一直秘密寻找那个幕后黑手。我想,我在蜕变,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

天意弄人,一直苦苦追寻的杀父仇人,竟然是——楚霸。而我,爱上的,竟然是他的次子,楚凌沨。

??????????????????楚凌沨

与她分离后,我一直私下打听那个将我心偷走的女人。然而,盼来的却是那天我与她相遇,父亲派杀手刺杀了她的全家。唯独留下她一人,嫁入千年寒宫之中。

我进宫寻机见她,见那个我一见钟情的女子。

我知道我对太子妃不该有这种想法,但我还是希望可以带她远走高飞、隐居山水,用我的一生来对她好以弥补父亲的过错。

我终于来到了她居住的地方——“无意斋”。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看着这幅楹联,心中不免万分凄凉。她,是在怀念皇宫之外的自由?亦或是,为现在的哀痛而心死?……

香烟缭绕,紫气氤氲。于珠帘后抚琴的她,依旧绝色清丽。只是其中平添了几分不属于她的妖娆。

我不会怨她的狠心,也不想怨,更不知从何怨起。

她虽是太子妃,生活却如青楼女子。没有自由,没有记忆,没有感情。有的只是听梧桐落叶的萧瑟,有的只是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凄苦;有的只是割爱而行,做着心意的无奈。

她秉退四下宫人,缓缓走出珠帘。从头到脚,仔细打量我一番,随后转身,不再看我。

我轻轻从身后环抱住她,环抱住那些我们本不该失去却已失去的温暖和那些短暂的温存……

????????????????寞离

有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但可以一辈子住在对方心里。那感觉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深锁在心底的桃木匣子里,等待着有一天重逢,电光火石间重燃成漫天大火,这才知道,原来彼此从未将对方忘记。

我知道是你——楚凌沨。那个令我爱恨交织、午夜梦回的男子。

最终,我还是逃开了你的怀抱,那个令我温暖、安心的怀抱。因为命中注定,他不属于我,爱不属于我,既然不属于我,又何必强求。

望着眼前这个温柔又遥远的男子,我选择报仇。

我告诉你,在明日皇太后的贺寿宴上,我会表演舞剑,希望你可以为我抚琴。

你深思,却还是答应了。

“如果相遇也算一种爱的话,你有没有爱过我?”

你深深凝望我的眼眸,期待着我的回答。

“如果,相遇也算一种爱,我宁愿……从、未、遇、见!”

是痛,咬牙切齿的痛。

我看着你眼中的那抹希望被我的回答抹灭的无迹可寻。

这,正是我要的效果。我要让他失望,然后厌恶,最后摒弃。我不得不这样做,否则他将为我再次心碎。而此刻,我的心里——泪流成海。

望着他离开时决绝的背影,我终于瘫坐在地上。尔后,泪流满面。

我碎了一地的泪正如窗外坠落一地的梧桐落叶。

空了……空了……血流干以后,只能落落地灌着风。

???????????????????楚凌沨

次日,我正襟危坐,为她抚琴。

她优美的身姿在空中飞旋,手中的剑冷冰冰地舞动,温柔中又不失孤傲,优雅中又不失英气,刚柔并济。

我入神的望着她,弹琴。

我多么想拾回我们的相遇。而我们,只是过客。亦或是,投射在云朵上的两只飞鸟,悄悄来临,随后,又静静逝去。

在短暂的一回眸间,我清晰地看见你的眼角噙着晶莹的泪,随后……

?????????????????????寞离

我持剑直刺你的父亲,刺进的却是你左侧的胸腔。

夜好黑好黑,夜好冷好冷,夜好静好静……

默默地,回想着你我相遇的幸福。可是无奈我冰冷的剑刺向深邃的你。起风了,吹乱了你披散在肩的青丝,黑夜吞噬了你灵硕的眼眸。

我手持长剑,呆呆的站在原地,瞳孔急速放大,无助的望着对面的你。恐慌袭上心头。我看不见你痛苦的表情,我听不见你悲哀的呻吟,我感觉不到你温暖的体温,仿佛在这世界上只剩下你、我,还有那把刺入你胸膛的长剑。

随着剑端,我朦胧地看见了这世界上唯一的颜色——红色。

醒目的红色再次冲击我的视觉,像父亲临死的那抹红,赤裸裸的红。由剑端一滴一滴往外渗,将你一身青衣染红……

刺目的红光下,黑夜仿佛丢失了往日的光彩。在你倒地的瞬间,微风将你的青丝撩起,在夜空中勾画出一道黑色弧线。我看见了你的脸,一张惨白的如同没有记忆的纸,与你朱色鲜血在无形间形成对比。

可是,你的脸竟是如此安详,比那夜空中的月牙要安详,仿佛你早已料到这结局。

我拔出刺入你胸膛的剑,你无力倒地。我抱起你,掏出红丝巾为你擦拭喷涌而出的鲜血。

发髻上戴着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为我插上的红发簪——那枚如同鲜血一样深红的发簪——它已物归原主。然而,我们呐?

看着怀中静静睡去的你,泪水打湿衣襟。

我知道,我失去了你。永远的失去了。

江南的土埋葬了谁的躯体?

江南的土埋没了谁的灵魂?

江南的土埋没了谁的记忆?

唯独留下那坟中陪葬的红发簪和坟边那棵梧桐树上系着的红丝巾,随风而逝……

后记:亲爱的,你是对世界失望呢,还是把心忘在谁那里不记得找回来?

?

(是七年前的一篇旧文,记得当时看了一篇文章,有感而发。也许有点幼稚、有些俗套,可自己写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成长吧!)

?????????????????????????????????????????????阿莫??亲笔

????????????????????????????????????????????????于海盐

2014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