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城外,临潼东,兵甲战车成队。 闲睡黄泥多少载,惟有荒草如被。 陶俑残缺,铜铍锈绿,更有斑如泪。 千军万马,消磨不过流水。 谁记昨日狼烟,刀光剑影、烽火年年起。 楚戟...
故人迤逦天一方,南柯渺渺易予怀。此行莫恨天涯远,辗转大漠归去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身骑白马》 我又梦到你,还是...
? 欣墨二十岁了该出嫁了。照她这个年龄在那个时代早该为人母了,可她却迟迟不肯定下人家,每每有媒人上门说媒,父亲说该决定了,她就几天几夜不吃喝。父亲疼她,最后都不了了...
? ?? ? ? ? ?花开花落,茫然又一春。暮春四月,细雨蒙蒙,江南的烟雨总能营造出些许惆怅。我躲在阁楼上,执一盏清酒,拈几许眷恋,静坐在岁月里,听风、看雨、醉流年。 ? ?...
元宵之盛,金吾不禁。耐不住闻敬容一番死缠烂打,苏云喝光了三盏茶终于应他去观灯,闻敬容不禁喜上眉梢,欢喜得不待晚膳便拉着苏云往城西跑。 两人特地换了布衣,闻敬容仔细将...
她也就明白了,她永远不会有张会让他喜欢的脸。一江南的春花盛开,有人迎了红妆吹吹打打踏过溪上的石桥,石桥边的柳树抽了新芽,垂在风中轻轻地动,拂过了树下女子堆鸦般的发...
谁也度不了,隔世的离殇。 玉清又唤我去点化众生了,啧啧,我这禹余天的上清境还真是不能久住了?世人道“灵宝天尊三十六变、七十二化,人欲见之,随感而应”,其实他们不知这...
? ?? ? ? 长安如同一个慵懒的贵妇,待午时诸坊大开、人群熙攘时,方才睁开惺忪的睡眼。朱雀街,又或是别的纵横交错的大小道路上,平民贱户、富商侠客、贵族豪奴在这规整如菜...
云淡风轻闲鸟兽,勿落红尘梦。 林静咏悠歌,逸致闲情,缥缈香三径。 蝶双漫漫行重翼,记省惟仙境。 沆砀雪沧州,千稔宁幽,不看心梢秋。...
愁情满腹谁知晓? 难把知音找。 咫尺天涯与海角, 皱眉梢。 孤灯一盏寝难消, 思涌波涛, 梦路迢迢, 倦怠度今宵。...
“如果可以,就算是棋子,我也愿意……”还没说完,她伸在半空的手便直直坠落,落在血红中。 他抱着她,紧紧拥着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却汇进了所有的哀伤...
1 遇见康煜城的时候我刚刚成年,天天在山间玩耍,不愁吃不愁穿的,也不知道人类、鸟类是什么。而他只是一个十七岁的清秀少年,脸上还带着不谙世事的青稚,就撑着一把破旧油纸...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