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开元年间,外表繁华的大唐已渐渐显露出不详的征兆。远离都城长安的江南之边,邻近扬州的七秀坊之外,一场秋雨忽至。 ? ? ? ?一个年纪尚幼的男孩默默彳亍在烟雨之中,...
长安城上有一条玉花街,虽处东市,来往之人却寥寥无几。两旁店家装潢简朴,主要便是浅素与白。进出商店者多着素衣,甚有披麻戴孝。 这便是大唐开元年间着名的哭灵街。上至王公...
多年羁旅人归后,苦也谁听?乐也谁听?纵酒不堪酒易醒。时光总是催人老,哭也伶仃,笑也伶仃,嘴角轻挑泪暗零。?...
【虞美人】 夜来细细听风雨,阵阵阑珊意。 也无心绪也无愁,奈何眸眼泪难收,是何由? ? ? ? 剪烛刹那灯花碎,影乱神思寐。 ? ? ? 恍惚闻见木兰香,指尖摇曳醉流光,梦微凉。...
文 | 夏阙白 1 方寥第一次见到浮生的时候,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彼时浮生一袭长衫戏服,水袖轻摆,其婀娜妩媚姿态,整个云州也没哪个女子能比得过。 方廖站在戏台下,一时惊叹入...
他拖着遍是伤痕的肉体,爬到深穴中,终是受不住严寒和痛楚,晕死过去。浑浑噩噩中,他梦到一片林,林中树皆青绿,密密的叶间偶有珍珠大的青果,风一吹,相互摩擦的沙沙声唤他...
水深鱼知何处,路遥不忘归途。五百里行亲友泪,六哉春秋西子酥。前程似锦无? 昨日当归昨日,今朝梦醉心湖。若是斯人堪大任,心志幽幽完负嵎。都说沉与浮。...
??? 亭亭玉立芊芊女,眉影素。清傲骨。月挂楼台心异处,恋西风舞,醉梅枝赋,笑饮相思苦! 青青柳岸彤云渡,日暖风和由他路。此景悠悠逍遥住,耳闻蝉述,眼明星数,一片莲...
烂柯寻遍,不知去处,相见已白头。轻声问罢,凝珠泪眼,愁已漫轻舟。落叶满铺归乡路,时令是悲秋。若过乌江寻亲友,囊中涩,愧难休。...
他去林中采药,忽然闻见一股浓烈的异香。随即便听到哒哒的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传来,那策马的是一个少年,眉间盛开着一朵不知名的白花,笑得飞扬明快,在他眼前一闪而逝。不知为...
一、“你要打听那个道观里住着的女冠呀?”这天晚上,定华山下的淮西乡里的客栈来了个年轻人,他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是异族服色,但奇怪的是,他却能说一口流利的淮西话。客栈...
【壹】 我叫桃花,是一只花妖。但其实我并不是桃花妖,而是一株兰花。清沐给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整日都在念叨着一句话“人面桃花相映红。”清沐说这叫诗,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地...
? ? ? ? ? ? ? ? ? ? ? ? ? ? ? ? ? ? ? ?如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庭 一、 ? ? ? ?竹生策马执剑到达燕国与卫国正硝烟弥漫的边界时,只见卫如意...
“少了那红妆姑娘,这暗香阁如今可是没落咯!”清语茶轩内,一位年过半百的说书人摇晃着脑袋,一脸惋惜地说道。 “暗香阁?先生说的可是琉璃巷内那个暗香阁?” 说书人斜睨了...
念奴娇·邓公 几十寒暑,止干戈,烽火漫天谁记。 怒斩倭人难具数,戎马驰骋昨日。 刘邓突围,挥军南渡,遍野旌旗赤。 大别山雪,可识百战兵士。 美帝笑我中华,工农共匪,怎抵西...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